林頤
  反派通常讓人厭惡。但好小說的人物不會簡單平面,作者巧妙地向讀者揭示反派的內心世界,讀者對反派的感情隨著閱讀觀感的深化而複雜。德國奇幻小說大師瓦爾特·莫爾斯在《巫魔師》一書中,塑造的大反派、巫魔師埃斯平,正是這樣一位讓我心緒難平、扼腕嘆息,甚至為他著迷的小說人物。
  埃斯平,他是斯萊德瓦亞——查莫寧大陸最病態的城市的最高統治者。他是暴君、獨裁者、高明的巫魔師、狂熱的美食家。他企圖用煉金術創造出原物質,實現超越生死的野心。萬事俱備,只缺最後一味——克拉茲貓的油脂。流落街頭食不果腹的小克拉茲貓艾肖,自然就成了埃斯平的目標。魔鬼契約簽訂:埃斯平用各種美食養肥艾肖,一個月後,胖小貓艾肖就乖乖地讓埃斯平給宰殺了。
  埃斯平邪惡、冷酷、殘暴。他烹飪珍稀動物,然後收集它們的死亡嘆息和靈魂:“已經消亡和失去的生命/現在將要開始新的輪迴/已經逝去和消亡的生命/將在煉金術中/在湯里起死回生/在鍋里重返人間。”這真是令人戰慄,同時也詭異地激發我的興趣。想想看,這是多麼匪夷所思、天馬行空的想象!
  每天,埃斯平都給艾肖奉上一道又一道充滿探險意味的美食:讓人愛到心碎的巧克力,哪怕殺人也要得到的蛋白酥,像首詩一樣的番茄醬,讓舌頭隱形的魚子醬,講恐怖故事的葡萄酒……像美食一樣的魔法,還是像魔法一樣的美食?當魔法和美食完美結合,有誰可以抗拒這種誘惑?完全可以理解艾肖的麻木。直至那一刻,貓頭鷹弗尤多擺在了餐盤裡,艾肖狼吞虎咽地吃掉了自己的朋友,然後在驚醒的瞬間覺悟了。
  令人眼花繚亂的美食製造過程,勾引我垂涎的同時,也不斷地勾引我的好奇心。下一次,埃斯平會捧出什麼菜?會講什麼故事?不斷的創新、淵博的學識、無窮的精力,對艾肖愛護有加、無微不至的照顧,以及好朋友一般的閑聊和傾訴。埃斯平的魅力,在一定程度上跨越了正邪之間的界限,征服了他的對手。艾肖試圖打消埃斯平的屠殺念頭以謀求彼此的和平共處,巫魔女伊薩艾拉企圖通過魔法愛情水得到埃斯平的愛情,毒蜘蛛雪寡婦則在最後一刻放棄了殺掉埃斯平的行動。它們都恨埃斯平,同時,也愛他。
  愛情是埃斯平糾結幽暗的內心中深藏的微光。掩埋在墳墓里的愛人,是他的初戀。很多年前他是個遠走異鄉努力拼搏的年輕人,生活對他如此殘酷,而他以他的奮鬥提升了自己,當他獲得了權勢和地位之後,他對社會的黑暗反擊固然讓人痛恨,卻又讓人唏噓感慨。漫長歲月中的孤寂等待,堅持不懈的研究探索,想要用煉金術讓愛人重生的願望,還有那一間緊閉的大房間,每一天埃斯平都把親手烹制的美食端進房間,那是他獻給愛人的佳餚,食物在那裡腐臭,就像埃斯平一天比一天更絕望、更糜爛的靈魂。
  瓦爾特·莫爾斯是具有悲憫情懷的作家。他開拓了奇幻小說的境界,他塑造的埃斯平既有黑暗一面,同時又不失對溫暖、對光明的希冀。人性永遠是複雜的,不妨以慈悲之心,思索人類生活中那些最質朴的東西,關於愛、正義和善良,由此遠離黑暗與齷齪。  (原標題:為什麼要養肥一隻貓)
創作者介紹

葉振棠

rermdkgdoku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